在這個不進則退的社會裡,人們的腳步飛快,常常是效率至上,往往快到沒有時間注意周遭,常常忽略身邊的大小事情,甚至連近在咫尺的事情都變得不在乎,但也因此人心變得漸漸冷默,開始學會漠視…

P1040467

 

 

     每個禮拜總有那麼一兩天能準時下班,今天又是提早下班的日子,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思考著晚餐就竟要以什麼食物來祭我的五臟廟。我挑了間離家最近的館子,點了一份經過腦子和肚子所協商出來的羊肉燴飯,記憶中我正在減肥?對於一個工作勞累,一週只有幾天可以選擇便當以外的食物的人來說,減肥突然像是被我扔出去的包袱,牙根子不會放在心上,當然這也許是我的大腦不夠堅持,妥協了肚子的過份要求…

 

IMG_9148

 

    餐館旁邊開了一間萊爾富,對於一個用完餐想要喝點飲料的人來說,簡直是天堂,想要喝什麼,架上幾乎都有,就算不知道要選什麼,站在那兒發呆,也不會有人跑來問你要什麼。我拿了罐黑松沙士,走到櫃檯結帳時順便買了包白大衛,從便利商店走了出來,正當想點根煙紀念這愉快輕鬆的夜晚,突然被什麼聲音吸引了~ 似乎有什麼東西倒下,並且和地面磨擦的聲音,從左側視角望去,看到有部機車倒在路中,機車後面違法加裝了載東西的置物車,車上放了幾片厚重的木板,人呢? 想抽煙的 feel 完全一掃而空,飛奔前往機車倒下的位置,在加裝的置物車後面看到一位年約六十的老伯坐在地上…  

 

    對一個年輕人來說,騎著腳踏車跌倒可能是件雞毛蒜皮的小事,你跌過;我也跌過… 通常沒啥大礙,站起來拍拍屁股,頂多是身上多了幾道擦傷,過了一陣子的修養,傷口便能迅速癒合,但是對於一個年過半百的老頭子來說,隨便一個跌倒都有可能把命休去,更何況是騎著摩托車還再著重物… 我顧不得手上拎著什麼,馬上幫老伯把車子抬回擺正。摩托車加上重物,重心上根本不聽使喚,也難怪老伯會被重物的向性力給拖倒…

 

   雖然看他急急忙忙的站了起來,似乎沒啥大礙,但是擔心之餘,還是問了他身體有無受傷,要不要去醫院。他告訴我他沒事,非常謝謝我幫他把摩托車抬起來,一連道了幾次謝,此時我心裡鬆了一口氣,至少他還意識清楚的和我對話應答,當然這並不代表沒有後遺症.. 我看著周遭明明有幾部車子經過,也有幾個騎士騎過,沒人停下來關心他,就連旁邊的店家,有人坐在門口的椅子上抽著煙翹二郎腿,漠不在乎,彷彿沒見到眼前的這一幕,但是我知道他從頭到尾,撞見了一整個過程…

 

P1040467

 

    孵蛋是繁延後代的一個過程,在蛋未孵化前,沒有人知道這顆蛋裡懷的就竟是什麼鬼胎,甚至這顆蛋也有機會因為飲養不足或其他因素,造成胎死蛋中。從旁觀者的角度一旁觀查整個過程,不管蛋孵化成功與否,這偉大的基因工程仍就進行著…  蛋經孵化後,一樣是嗷嗷待哺,沒人去理他一樣會面臨死亡,幾顆蛋中總有那麼一兩個特別虛弱的,有些生物甚至會汰掉最虛弱的,保留較好的基因,此時將上演真實版的醜小鴨事件,歐不!甚至比醜小鴨更慘,這隻醜小鴨可沒這麼幸運,他得不到任何的愛和照顧,慢慢的越來越虛弱,自生自滅…

    坐在那兒目睹老伯摔跤的過程,動也不動的冷眼旁觀,就像是目賭著醜小鴨自生自滅一樣,這社會總有太多人喜歡冷眼旁觀,甚至到達冷血的地步,有時後你會覺得他們和拿著電鋸的殺人魔比起來,似乎沒啥兩樣,只是殺人魔的行動力高過於坐在那兒的冷眼旁觀者;殺人魔只是更懂得利用手邊的工具而已不是? 如果你並不冷血,但是卻放任自己冷眼的心態,那有可能哪一天這種心態就會從比較級變成最高級,從冷眼變成冷血。 也許是現在的生活壓力過大,很多人因為莫大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,又找不到疏發的方式,漸漸的心裡開始有些變態因子存在,變態和殺人魔其實只是程度上的差異,變態不一定會成為殺人魔;但殺人魔似乎都有些心理變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jen 的頭像
Yujen

VanishWorld

Yuj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